笔趣库 > 我的医仙老婆 > 第六百五十九章 活下去

第六百五十九章 活下去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我的医仙老婆最新章节!
  
  空气中有些凉意,秋末的布尔汉布星宿海,格外的寒冷。
  
  韩听梅摆出架势,两只手像是利爪一样,好似随时要朝着琉璃扑过去。
  
  这里的保镖伸手不弱,可以说韩家找来的这些人就算保护一个市级领导都绰绰有余,但被她都打倒了。
  
  “你和子轩不同,你的实力几乎全是靠师傅洗髓所予,而子轩除了我的洗髓,本身还有其他的造化。”琉璃的剑指着韩听梅,继续说道:“我很感激你,真的,但我同样没有时间了,你千里迢迢赶过来,你要的答案你已经有了,现在回去,重新夺回韩家家主的位置对你来说不算难事。”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唠叨了。”韩听梅哈哈一笑,“你也有够虚伪的,明明我来到这里正是你想要的。”
  
  话毕,韩听梅一个箭步上前,手爪朝着琉璃的脖颈处打去,琉璃朝着后面一退,顺势一剑挥砍了过去,淡白色的剑气朝着韩听梅的手臂斩去。
  
  韩听梅一个侧空翻躲开了琉璃的一剑,紧接着身体一跃,一招黑虎掏心朝着琉璃的心窝处双手攥去。
  
  琉璃用剑尖点地,整个人也腾空飞起,在空中一脚踹开了韩听梅袭过来的双手。
  
  在附近的韩家弟子都看呆了,瞠目结舌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他们虽然是韩家人,平时也经常见到韩听梅,可没见过韩听梅动手的样子。韩听梅狠辣但一直以来都是作风上,没有和韩家人亲自动过手,今日一见,很多一向畏惧她的人都吓傻了。
  
  瞳心在白薇的身旁待着,她们两个都没有参与,白薇是打不过,瞳心是不参与。
  
  “这。。她们好厉害,我们怎么办?”围观的吃瓜群众,眼巴巴的看着两个女人这恍如神仙决斗般的战争。
  
  “报警。。。管用不?”
  
  “你也想被赶出韩家你就试试。”
  
  最后这帮人鸦雀无声的站在一旁。
  
  “你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强啊。”韩听梅身体很灵活,她的手中出现了一柄短弯刀,在手里旋转着,游刃有余的招架住琉璃的剑击。
  
  琉璃不语,手中的细剑开始加快着速度,在这片平原,兵器相撞的声音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
  
  “可以了,你应该明白,我的药材你抢不走的,你有实力,但我有决心。”琉璃清淡的说着。
  
  “哼,等你赢了再说吧。”韩听梅跳动着,手中的刀放于手背外侧,身体以中心为轴,猛然转动,借着惯性旋转朝着琉璃突刺而来。
  
  琉璃躲避着,右手执剑,左手指尖银针浮现,手掌一张,朝着韩听梅飞去。
  
  韩听梅手中的弯刀弹开了琉璃的飞针,冲到了琉璃的身边,琉璃将剑横在了身前,可韩听梅目标不是琉璃而是忽然蹲下身子用手掌一勾,将琉璃身侧的行囊夺了过来。
  
  “拿到了。”韩听梅心中一喜。
  
  “真的拿到了么?”琉璃表情依旧的看着她。
  
  韩听梅刚要说话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她的身后插着几根银针。
  
  “什么时候?”韩听梅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她明明刚才挡下了银针的。
  
  “曾
  
  经为了锻炼对于穴位的精准性,师傅让我用丝线控制银针闭着眼睛对人偶进行试验,那个时候学起来可难了,我坚持了下去学的很好,又开创出了使用线控银针的针灸方法。”琉璃伸出了左右,隐约能够看见她的指尖被缠绕着。
  
  琉璃走上前去,从韩听梅的手里将属于她的行囊拿了回来。
  
  “不能交给你。”
  
  琉璃拥抱住了韩听梅,韩听梅觉得眼皮很重,她强忍着,可睡意依然难以抵挡。
  
  “琉璃,活下去,别和母亲一样牺牲自己,我,不想失去你。”
  
  韩听梅说完最后一句话,便没有了声音。
  
  琉璃感觉到肩膀有些湿,她扶着韩听梅,韩听梅已经睡过去了,她的眼睛附近有着泪水,琉璃的肩膀就是被这泪水浸湿的。
  
  “如果我能够活下去,我一定和你找个安静之所喝茶,真实的自己。”
  
  “白姐姐,韩听梅能交给你的人照顾一下么?”琉璃不能将韩听梅交给韩家,纵使韩家的人在一旁吵闹着。
  
  白薇明白琉璃的意思,韩家这些人没有几个不很韩听梅的,交给他们无异于将她推到深渊。
  
  “好,我带了几个人来,她们平时就在照顾我的起居,不会伤害她的。”白薇点了点头,扶着韩听梅朝着她所暂住的地方走去。
  
  琉璃看了看韩听梅开车来的那些被她截胡的药草,品质很正常,她吩咐着,将所有的药草开始汇总着。
  
  “琉璃姐,这么一大片的药草,已经齐了吧,可该怎么炼药呢,一个人的话,做不到的吧。”瞳心指着眼前如同一座座小山一样的药草,这些原材料都在琉璃的吩咐下,有的在晾晒,有的在去陈。
  
  “这些都不是主要,君臣佐使,上药一百二十种为君,主养命;中药一百二十种为臣,主养性;下药一百二十种为佐使,主治病;用药须合君臣佐使。君一臣二,制之小也。君二臣三佐五,制之中也。君一臣三佐九,制之大也。”琉璃指着这些药草说道:“这些只是佐药,并且还没有全,除了我手上的几味药草,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差几味。”
  
  “还差啊?那有谁去寻找了么?”瞳心问着,她掰着手指数着她所知道的人,好像没有其他人负责了。
  
  “那些都是珍稀药草,不是能买得到的,之前通过韩家和白家的关系弄了一些,但量太小,我联系了一个人敌人,他帮忙的话,那完成配伍就轻而易举了。”
  
  “啊?敌人,敌人会来帮忙么?”瞳心不明白她的意思。
  
  “会吧。”琉璃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山下,戴着面具的杨琳,她的附近,横七竖八的倒着不少人。
  
  同时站在她身侧的也有不少人,而倒下的,是穿着另一个颜色衣服的人。
  
  “都如此还有这么多人跟你一起干,倒也有些本事,不过你老老实实的装疯多好,至少不用惹祸上身。以你的智商,难道听不出韩听梅拿你当枪使?假使你得到了药草,物资,配方,再假使你真的和她一样找到了解救的方法,没落的李家也不可能变回原来的样子。”
  
  杨琳说这话朝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走去。
  
  李家的千金,李若云。
  
  她与韩听梅一起合作,并派了一队人在运输物资的过程中,给截获了,并朝着山的深处运去,结果不到半小时就被这位少阁主带着人杀了过来,她的那些人很快的就败下阵来。
  
  “回去?我没说希望李家能够回到过去那样,我只是听说,如果阻止了医仙的制药,那所有人就会一点点的腐朽,最后失去性命,这听起来很美妙不是么,有那么多人陪葬,一起去死,多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啊。”李若云大笑着,没有因为她的处境而感到担忧。
  
  杨琳叹了口气,她以为她的性格在女子里算是比较变态的了,没想到眼前这个人比她还厉害,这都属于病态了。
  
  “既然这么憎恨世界,自己去死就好了。何必牵扯上别人。”杨琳摊了摊手,语气似嘲讽,也好似怜悯。
  
  “哈哈,我看着那些比我幸福的人,看着我那悲惨的人生,我就恨意难消,奈何那女孩身边有一个诡异的小孩子,不然我派出的杀手早就取了她的性命。但没关系,对我来说,死亡并不可拍。”李若云大笑着。
  
  “抱歉,我没有让你死的想法。”杨琳看着有些癫狂的李若云,想起了过去的自己,她们在某一方面,确实挺像的。
  
  “可我有。”李若云从衣袖里拿出了一个遥控器一样的东西,放在手里,犹如胜券在握一般的姿态“让你们一起死去的想法!”。
  
  “炸弹么?想的还挺周到的。”
  
  那是一个引爆器,杨琳这点常识还是知道的,她摆了摆手,说道:“随意吧。”
  
  “呵?你以为我不敢,就算带不走那么多人的性命,那有你这个凤凰阁的少阁主来陪葬,也是赚到了。”李若云哼了一声,然后毫不犹豫的按下了按钮。
  
  “你真是和你的哥哥一样,都是变态啊。”杨琳用手捋了捋她额头杂乱的发丝,整个山谷之中没有半点要爆炸的声响,除了她们的呼吸声和说话声,什么都没有。
  
  “我和你哥哥曾是合作伙伴也是敌人,他一手毁了我全部的人生,所以对付他的家人,我也会格外的小心,或许是被迫害的太多了,所以什么事情都喜欢留个心眼。”
  
  “没有爆炸?不可能,我是让人放在山石之间的,你不可能拆掉这些。”李若云双眼布满血丝,手指不断地按着手中的引爆器,都快要按碎了一样。
  
  最后李若云狠狠的将引爆器扔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是的,我没有让人拆弹,我也不知道你在这里藏了一手,但。。”杨琳举起了手中像是魔方一样的的物件在李若云的面前晃了晃。
  
  “这是什么?”李若云不明白。
  
  “你哥哥当初在地下使用过的东西,能够阻隔一切信号的物件。”杨琳笑道:“看来,你还是被你哥哥打败的。”
  
  “哼,不过是运气好罢了。那么你要把我怎么样呢?”李若云盯着杨琳问着。
  
  杨琳舔了舔嘴唇,语气中透露着兴奋说道:“曾经我发誓,要将我的仇人折磨,让他体会到绝望,可惜李浮生命比较好,死的轻松,所以,我的怨气和仇恨需要找一个人来宣泄,现在看来,作为和他一样变态的妹妹,你很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