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龙血神帝 > 2305.第两千三百零六章 拜月教圣子 一

2305.第两千三百零六章 拜月教圣子 一


  “这下傲苍笙完蛋了,听说断空的实力已经直追龙虚十圣。遇上他,傲苍笙没有半分胜算!”
  “可不是嘛。无海和断空比起来,相差了可不止一筹!”
  “适才傲苍笙若非以身法占据了先机,无海未必就会败给他。”
  “眼下傲苍笙先机被夺,想要在断空手里活命,难如登天!”
  ……
  听着周围那些人的议论,无论是勃梵四人,还是蛮坐五人,一颗心皆都不由悬了起来。
  断空的实力,的确不容小觑。隆庆古国年轻一辈第一人,这个名头可不是吹出来的。
  罡风呼啸,在那炽烈的一刀之下,整个大殿中的温度都仿似瞬间提高了不少,变得极其躁动不安起来。
  远远的,傲苍笙便感受到了断空这一刀的威压,如同浩瀚大海侵袭,让人有一种窒息之感。
  狂刀如电,瞬间便至。
  然而当那一抹炽烈刀光斩下之时,傲苍笙却陡然从原地消失掉了。
  见此情形,断空的双眸不由微微睁大。
  身为隆庆古国年轻修士中的第一人,什么样的身法断空没有见识过?
  然而此刻,傲苍笙所施展的身法,却让断空心生惊艳。原因无他,实在是太快了。
  快的让人反应不及,快的几乎感应不到。
  然而断空果然是断空,身为圣人的他,虽然琢磨不透傲苍笙那诡异迅疾的身法,但他却拥有者非同凡响的反应力。
  几乎在第一刀斩出的同时,断空已经再次挥刀,并瞬间朝八个方向同时斩出一刀。
  刀光湛然,宛如炎炎烈日,瞬间将八个方向的空门尽数封死。
  虽然是连出八刀,但在旁人看来,那八刀却仿似同时斩出的一般,根本不分先后。
  和寻常强者不同,在这一刻,断空没有被动选择防守,而是以守待攻,瞬间发动了无差别攻击。
  “吼——”
  下一瞬,一声龙吟响彻大殿。
  龙吟声中,一道青色长龙陡然蜿蜒身躯,带着一抹紫色雷霆,朝着断空的后背扑去。
  “咔嚓”一声,刀光落下,青色长龙顿时被斩成了两截,轰然破碎。
  “好刀法!”
  看到断空这狂猛的反击,傲苍笙忍不住大赞一声。
  抛开他与断空的敌对关系不说,单就断空适才的那一招,便暗合刀道三味,非寻常人可以施展出来。
  一刀斩碎傲苍笙的攻击后,断空并没有停手,而是再次顺着傲苍笙的气机追来,一出手便是凌厉的十三刀,分别斩向傲苍笙的脑袋、心口、脖颈、两胁……
  这十三刀一刀比一刀刚猛霸道,一刀比一道炽烈迅捷。
  每一记刀光闪过,虚空之中都会烙印出一抹赤色刀影,久久不能散去。
  这般狂风暴雨般的进攻,逼的傲苍笙竟不能施展虚空挪移。
  无奈之下,傲苍笙只得以《龙神九法》全力应对。
  仅仅接了七刀,傲苍笙的胸口便被震的隐隐生痛。
  单就以实力而论,断空明显要在无海之上,而且高出不少。
  “这个断空不是易与之辈,小师弟吃了境界的亏!”
  看着傲苍笙被断空连续逼退几十丈,符昭奕忍不住咬牙说道。
  若论天赋,符昭奕自觉没人能够与傲苍笙比肩。
  别说区区一个断空,即便是龙虚十圣也不能。
  但傲苍笙终究只有凌霄境实力,在不释放命宫的情况下,想要越级与圣人强者战斗,肯定有些吃亏。
  “老大为何不释放命宫?以他的命宫之威,应该可以拉近与断空的差距!”
  木易也是看的心惊肉跳,忍不住焦急的说道。
  在他看来,只要傲苍笙释放命宫,以他那妖孽的命宫之威,未必就不能语音断空一战。
  但令众人奇怪的是,傲苍笙却迟迟没有释放命宫。
  “或许他根本没机会吧!”
  桓虎淡淡的说道,目光中却满是凝重。
  在他看来,傲苍笙刚一开始是有释放命宫的机会的。但或许是出于轻敌,又或许是不想提前暴露底牌,傲苍笙并没有在第一时间释放命宫。
  然后,等到断空掌握先机之后,傲苍笙便完全落在了下风。
  断空此人对局势的把控极为精准,在见识了傲苍笙那神出鬼没的身法之后,便不断疯狂出手。
  循着傲苍笙之前留下的一丝气机,狂风暴雨般对傲苍笙发动攻击,致使傲苍笙再无机会顾及其他,只能全面抵挡断空的攻击。
  不过喘息功夫,两人已经交手上百次。从大殿的一端,打到了另一端,又从另一端,继续打了回来。
  从头至尾,傲苍笙都只能勉力抵抗,根本没有变招的余地。
  傲苍笙的呼吸逐渐变得粗重起来,在他的眼前,除了赤红的刀光之外,再无其他。
  炽烈的刀光,就算是隔着乱天甲和防御光罩,也能让傲苍笙感觉到一丝灼烧之感。
  旁人并不知道,傲苍笙其实是可以释放命宫的。
  因为他有五层乱天甲,可以有恃无恐的挡住断空的几波攻击。在这期间,傲苍笙随时都可以释放命宫。
  然而傲苍笙并没有这么做,因为在他看来,断空又何尝不是一块用来打磨自身的磨刀石。
  傲苍笙知道,他迟早都会与南宫吟一战。
  但截至目前,他还没有多少把握击败南宫吟。
  所以,他想好好把握住与断空一战,以此打磨自身,让自身经此一战之后有所蜕变。
  如此一来,等到真正和南宫吟决斗时,他才可以更加从容的应对。
  “铛铛挡——”
  又是一阵震耳欲聋的爆响,断空手中的长刀不断劈下,迫的傲苍笙不得不再次踉跄后退。
  经过这一番的交手,傲苍笙虽然看似狼狈不堪,但他却已经渐渐摸索到了断空招法中的玄妙。
  此时他的后背已然被汗水湿透,全身血管也根根虬结而起,宛如盘龙。
  可即便如此,他依旧没有以乱天甲之利释放命宫。
  他在暗中计算,自己到底能够单以《龙神九法》之威,接下断空多少招?
  “铛啷——”
  又一道绚烂刀光轰然劈落,目标是傲苍笙的眉心。
  傲苍笙双手一架,两条青龙立时从他的指掌见冲出,怒吼一声,撞在了那道刀光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