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封神问道行 > 第777章 李靖你为什么要诬陷我?

第777章 李靖你为什么要诬陷我?

????那片巨大的轮廓渐渐清晰,化为一座巨大无比的岛屿。
  
  ????不!
  
  ????与其说是岛屿,倒不如说是一片广阔无比的陆地,山清水秀,飞瀑流泉,皆是人间难见的美景,而漫山遍野都站满了妖怪。
  
  ????天舰群穿透撕裂迷雾,密密麻麻,遮天蔽日般向着花果山快速临近,场面极度的震撼人心。
  
  ????“停!”
  
  ????在离花果山三百里的地方,陆川抬手叫停。
  
  ????李靖道:“帝君,为何停下?”
  
  ????陆川道:“二郎神到了没有?”
  
  ????李靖左右巡查一番,摇头道:“二郎真君的人马还未到,但我们这么多人马也……”
  
  ????陆川皱眉望了下方东海一眼。
  
  ????李靖立时明白了,道:“帝君,这次他们龙宫不敢插手吧?”
  
  ????陆川摇头:“如果是以前的东海那肯定不会插手,只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现在就没有他们不敢干的事儿……”
  
  ????说起东海他也颇为无奈,祖龙那个混蛋就是个疯子,完全不顾及龙族的死活,也是个搅屎棍遇到啥事儿都会插一手。
  
  ????他曾放话东海归龙族所有,任何神仙不得经过东海。
  
  ????玉帝算是默认了这一件事,这老板不硬气手下人也心虚啊!
  
  ????想了想,陆川挥袖变出一份拜帖,唰唰唰在上面书写一番,说道:“来人,将这份拜帖给龙族送下去,来到东海还真不得不给他们一个面子。”
  
  ????祖龙当初一来占了东海,二来也将天下龙族聚拢到了这里。
  
  ????别看以前龙族弱鸡的很,似乎谁都可以去欺负一下,但谁知道他们还有底蕴呢!
  
  ????现在四海龙族归一,汇聚于东海,加上祖龙坐镇也成了一方非常强大的势力。
  
  ????“是!”
  
  ????**领了拜帖要去,这时常昊忽然出列说道:“帝君,末将去送吧!”
  
  ????陆川意外看了他一眼:“小心。”
  
  ????去东海送拜帖是个危险的任务,毕竟要面对的是那条祖龙,不过常昊他们是香火神只要元神真灵不灭那死了也还可以复生。
  
  ????“擂鼓吧!”
  
  ????陆川这才下令道。
  
  ????李靖和众人不禁一脸诧异,前一刻这位帝君还忌惮龙族,不敢跟花果山开战,怎么一份拜帖后就直接擂鼓了?
  
  ????他们现在很好奇陆川的那份拜帖上写了什么东西。
  
  ????扑通!
  
  ????常昊持着拜帖跳进了东海,
  
  ????李靖挥手道:“擂鼓!”
  
  ????咚!咚!咚!
  
  ????震天般的鼓声在东海上空响起,宛如道道雷霆在轰鸣。
  
  ????飞瀑峰上,老猿持着拐杖在两只猴子的搀扶下走出了水帘洞,就看到密密麻麻的宏伟天舰群遮蔽了天空停驻上方。
  
  ????一道道金光从云层中射下来,给人无比的压迫感。
  
  ????孙吉吉惊叹道:“这……就是传说中天上的天兵天将么,我们花果山真的要和他们开战么?”
  
  ????老猿叹息一声,道:“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了,猴子们都进入水帘洞了么?”
  
  ????孙吉吉道:“除了跟大王走的五千余,其它的都迁入水帘洞了。”
  
  ????老猿点点头转身进入水帘洞,拐杖朝着瀑布一点,光幕发出,水帘洞的洞口就在轰隆声中升起了一块石头堵上了石门。
  
  ????李靖挥手道:“放箭!”
  
  ????一排又一排的天兵上前,张弓搭上尖端带着火焰的箭矢,如流星火雨一般铺天盖地的朝着花果山落下。
  
  ????嗡!
  
  ????花果山上亮起了一道发光的屏障,箭矢落在上面只是荡起了轻轻的涟漪就被轻松化解挡去。
  
  ????苍崖洞内,牛魔王与几个兄弟每日宴席大醉后还在宝座上酣睡。
  
  ????然后一道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假寐的猴子迅速睁开眼睛,其它几人也迷迷糊糊揉着双眼醒来。
  
  ????“报!”
  
  ????一只小妖惊慌失措的跑来,单膝跪下朝上方拱手道:“大王,不好了,外面天兵天将已经杀来了,将我们花果山团团围住……”
  
  ????“来了?正愁他们不来呢!”
  
  ????宿醉的牛魔王精神一振,法力激荡将一身酒气散去,右手一招。
  
  ????轰隆!
  
  ????花果山一个烈焰炎炎地火洞内,温度迫人仿佛太阳,当中岩浆翻滚,但是此刻这个地炎洞剧烈的摇晃,一根烧红的棍状物从岩浆当中冲起击碎了沿途一切起身阻碍。
  
  ????砰!
  
  ????棍状物飞来落在牛魔王的手中,发出嗤嗤嗤的响声,上面的火红渐渐消退露出了一根不知何种金属制成的棍子。
  
  ????上次他的兵器镔铁棍在北海被砍碎,但是出来混的没个家伙怎么行?
  
  ????后来得知他要铸兵,手下一个妖王告知他花果山中,有一个天然的地火洞,可以集天地灵气聚日月精华。
  
  ????于是他又派手下人四方收集神金与宝铁来炼制兵器,最后合他们兄弟七人之力铸造出了这天下的第一棍。
  
  ????牛魔王一举神铁棍,吼道:“兄弟们,随本王一起杀出去迎敌!”
  
  ????“走!”
  
  ????牛魔王身先士卒,蛟魔王、鹏魔王等人紧随其后,众人浩浩荡荡出了苍崖洞,也看到了天空中密密麻麻的天舰群。
  
  ????“好家伙,天庭这次玩真的”
  
  ????看到眼前的阵仗众人惊讶。
  
  ????牛魔王随即目光一闪,咬牙大怒,指着天空陆川喊道:“真武,又是你这王八蛋阴魂不散……”
  
  ????他就奇了怪了,纳了闷了,怎么到哪儿都能碰上这孙子。
  
  ????想当年他在南瞻部洲的时候做他的山大王做的好好的,还十分低调,除了偶尔吃几个人打打牙祭外他寻思着也没做太多坏事。
  
  ????且,他吃人还做的十分隐秘,从不在他营地附近抓人,而是不远万里去别的地方抓所以不会引起天庭注意才对。
  
  ????然后他万万没想到做事那么隐秘的他被那时还是佑圣真君的陆川下凡除妖第一站就来寻他的晦气……
  
  ????那次他的老窝被捣毁了,既然你不让我低调做妖,那我就高调干了怎么滴?
  
  ????你剿我有功升官发财,那我也自己给自己升官弄个圣地,这都是你真武逼我的。
  
  ????于是他去北海拉蛟魔王入伙。
  
  ????没想到时隔多年,又在北海遇到了这个王八蛋仇人,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可是这家伙的装备太好一场大战下来把陪伴他多年的兵器给碎了。
  
  ????虽说他及时止损了但也还是亏啊!
  
  ????这次是第三次见面,但看到陆川他是真的咬牙切齿,就跟有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似的……
  
  ????“大胆牛魔王!”
  
  ????不用陆川开口早有**喊道:“今日真武大帝驾临,你还敢出言不逊,真是不知死活……”
  
  ????陆川牛魔王怒道:“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
  
  ????蛟魔王提着一根长枪,踏出一步:“我的枪呢?”
  
  ????今天这里除了牛魔王外,跟陆川有仇有怨的还有他,当然,鹏魔王此时咬牙切齿的看向了另外一个人。
  
  ????“李靖!”
  
  ????鹏魔王咬牙切齿:“我当年跟你无冤无仇也从未见过,你为何要诬陷我?”
  
  ????李靖冷冷道:“阁下是什么人,我李靖何时何地诬陷过你了?”
  
  ????“在下鹏魔王,你现在记起来什么了吗?”
  
  ????鹏魔王咬牙一字一句道,目光恨不得吃了李靖似的。
  
  ????“什么,鹏魔王?”
  
  ????李靖一脸懵逼:“哪个鹏魔王?”
  
  ????鹏魔王看到李靖的样子,只感觉脑袋里的血突突突往上涌。
  
  ????深吸一口气,鹏魔王咬牙切齿道:“可不就是你嘴里说杀了勾陈大帝,被天庭发了三界诛杀令的鹏魔王?我问你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杀了勾陈?”
  
  ????李靖一下就愣住了。
  
  ????最后一脸错愕的看向陆川:“帝君……”
  
  ????他想起来了,当年杀勾陈大帝雷震子的那只大鹏自号是云程万里鹏,但是陆川还说有个外号鹏魔王。
  
  ????于是在上报天庭时他多加了一句。
  
  ????可就是这一句,让鹏魔王被三界给追杀了许多年,不止人族炼气士要抓他,天庭的神仙们要杀他,更过分的是连一些妖族都要杀他。
  
  ????他也得知了他莫名其妙就多了一场杀身之祸的始作俑者是李靖的一句话。
  
  ????最后他把这些人全杀了,吞了他们的妖丹吸了他们的精元,最后一举突破了多年的瓶颈晋升成了太乙散仙。
  
  ????可是他时刻都忘不了李靖,他一定要找李靖讨一个说法。
  
  ????陆川看向李靖,道:“放心,本座会好好护着你的。”
  
  ????李靖错愕道:“不是,帝君,当年……”
  
  ????陆川咳嗽一声,说道:“李天王,大敌当前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当年的事可能我记错了,等今日的事过了咱们再说。”
  
  ????当年杀勾陈的是大鹏,也就是他大哥孔宣的弟弟,因为这层关系在为了护大鹏就坑了鹏魔王一把。
  
  ????当年这事儿说起来是他做的不地道,这个错误他也是承认的,而鹏魔王反天多半是因为此事的缘故。
  
  ????因为他的错导致了后面的结果,这也是个反面教材,更说明神仙起了私欲执法不严会是多么严重的一个问题。
  
  ????等这次大战结束以后他就去领罚,男人就要敢作敢当,不过现在还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很容易动摇军心,影响战事。
  
  ????李靖一脸幽怨,帝君,当年我可是听了你的话才冤枉了鹏魔王,你一句记错了就完了吗?
  
  ????陆川对李靖的幽怨视而不见,忽然神情一动抬起头,看向东南方向,轻声道:“他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