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唐末战图 > 第五百一十八章 连锁反应

第五百一十八章 连锁反应

????杨行愍这么大的反应根本瞒不住周边的诸侯,而围绕着他南部州郡的三家诸侯也是在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三家同时对于杨行愍的怪异举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甚至于毕师铎还临时停下了攻城,一面派人暗中打探的同时,一面紧急联络十三司,想要询问天策军这边是否有准确的消息传来。
  
  ????“主公,杨行愍这一次只怕又有大动作了,这家伙怎么每一次我军在南境取得大胜,他都会趁机搅动风云?”向杰是有些无奈,将收到的消息一股脑全都递给薛洋和袁袭之后苦笑道:“上次就是因为突然北上兖州,所以如今连毕师铎都害怕对方忽然再来一手,所以连亳州城攻坚战都停了下来。”
  
  ????“他能不能停下来无关紧要,若非刘威心思不在亳州,只怕毕师铎根本打不赢这场仗。”袁袭摇了摇头,随即抽出一份线报露出了惊奇的神情道:“这个戴友伦去汴梁了,是打算去求和的不成?”
  
  ????“派人联络汴梁暗线,设法搞清楚戴友伦的动静,总觉得杨行愍这一次的手笔不会小。”薛洋在旁边点了点头,随后道:“不会把目光对准徐州了吧?”
  
  ????“应该不会,说不得是被我军动静给吓到了,所以打算抽身离开,全力经略山东。”袁袭近乎于本能的一句话直接让戴友归苦心谋划多时的策略全都被道出。
  
  ????“那倒是很有魄力,一旦全力经略山东,南部州郡势必要全部放弃,那戴友伦去汴梁也就是很明朗了。”李振在旁边顺着袁袭的思路,瞬间猜出了七七八八,紧接着三人找来一份地图,比划了半晌之后李振笑道:“主公军师,杨行愍是打算卖土地了。”
  
  ????“那也随他,只要他能卖得了。”袁袭和李振两人的分析没有多大问题,而且以薛洋的眼光自然看得出来这招断尾求生若是用的好,必然可以让整个中原乱局继续往南延伸,从而和自己的辖地连接在一起,而他自己抽调兵马北上,沂州自己的布局也势必难以为继,短时间内山东各州郡只怕没一个是他的对手。
  
  ????“给毕师铎传讯,若是杨行愍找他换沂州,就答应他,能捞点好处就不要放过。”沉吟半晌之后,薛洋忽然露出了一丝笑意,那一缕神情让向杰猛然间一震,随即匆匆而去。
  
  ????金陵这边三人组几乎是没费多大功夫,靠着袁袭一句话就直接道破了杨行愍和戴友归的心思,但是在汴梁,朱全忠却和敬翔大眼瞪小眼,有些不可思议的拿着手中的线报以及戴友归送来大礼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你们两个别愣着了啊!这么大的事总给我老朱点建议啊!”朱全忠见到谢瞳和敬翔两人都在沉默,始终不发一言,顿时急道:“此时能不能成?那杨行愍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子明,你说吧,这种大事我不擅长,我听你的。”敬翔在旁边拽了拽胡子,看着谢瞳苦笑道:“戴友归那边如何应付?”
  
  ????“远交近攻,抽身退步,以退为进,换取山东。”谢瞳深吸一口气之后看着朱全忠和敬翔一眼,他一开口,包括袁敬初和郑璠两人都停下了脚步,静静地站在一边,等待他的继续。和敬翔不一样,谢瞳在宣武军中威望极高,就算是郑璠对他也不敢有丝毫的轻视。
  
  ????“杨行愍此来之心思有三,其一——”谢瞳朝着朱全忠道:“缓和和我宣武军之关系,利用南部两州郡给我军提供臂助,度过难关,以确保我军不至于削弱太过,而失去抵抗李克用之战力。如此一来,则他在山东也能安稳扩张。”
  
  ????“子明说的是,这一点我也想过。”朱全忠点头之后道:“毕竟如今他沾了兖州和郓州,而李克用又撤了,若是我军东出,大战连天,他势必无法安心经略山东。所以这两个州郡就是个见面礼,好让我军安心,放任他拿下山东。”
  
  ????“其次,则是拖我军下水,自己抽身。”谢瞳拿起敬翔身边的那份线报道:“南境天策军取得桂阳大捷,一战扫平镇南王十四万大军,前所未有,此等恐怖之战绩,不论我们哪一家都做不到。而钟传失踪,南境最大只掣肘如今随时可能分崩离析。而下一步薛郡王的意图也是路人皆知了,挥军北上,收复中原,一统天下。这其中,首当其冲的便是他杨行愍。所以他让出蔡州和陈州,就是让我军和淮南接壤,从而分担压力。同时必要的时候,两家联手遏制天策军北上。”
  
  ????谢瞳的这些话说的众人连连点头,不过朱全忠却看着谢瞳苦笑道:“这些我都知晓,但是这两个州郡我究竟是要还是不要?”
  
  ????“送上门的东西为何不要?”谢瞳难得的反问了朱全忠一句,随即不理会对方尴尬的神情继续道:“我宣武军如今处境艰难,失去兖州郓州之后,兵员匮乏,潜力耗尽,扩充手下地盘已经是刻不容缓,这个时候有人送上来各枕头,为何不要?不仅要要,而且还要和戴友伦好好谈谈,再加点码!此事郑璠你和敬初去负责,总而言之,不能让杨行愍把这两个州给搬空了。告诉他们,若是我军南下之时,发现蔡州和陈州府库子民被牵走,一样会找他麻烦。”
  
  ????“其次,子振,有了蔡州在手,你也该安心了。”谢瞳看了一眼敬翔,随即道:“至少南部有了屏障,总比孤零零往西要好。”
  
  ????“就知道瞒不过你!”敬翔在旁边点了点头,随即漠然道:“如今这天下,真正摆脱掣肘的就是金陵的薛郡王了。我这个办法可不光是给主公增加点土地人口,而是为大局着想。”
  
  ????“好了,说说现在吧。”谢瞳摆了摆手,打断了敬翔的唠叨,朝着朱全忠拱手道:“主公可以速速派兵集结,一旦和戴友伦达成协议,则可以开放宋州,让对方兵马过境,我军则南下接收陈蔡两州,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去打毕师铎的主意。”
  
  ????“此事交给我和从周吧,定会安稳拿下两地的。”敬翔目光闪动,似乎想到了什么,朝着谢瞳望了一眼,后者也是在这一瞬间点头,两人相互点头,倒是让周围其他人莫名其妙。而且难得的是,谢瞳直接越过朱全忠开始下令点将派兵,这种异乎寻常的表现让郑璠心头一凝。